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氏通主页

廖氏家园

 
 
 

日志

 
 

与三位廖老的情缘  

2018-06-26 01:36:37|  分类: 感想抒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三

堇上

怎么认识廖品正老人的,我已经忘了。只记得他不爱说话,象一盏暖暖的灯,静静地,发着光。他喜欢拍照,家里还有打印机,专门打照片,走到哪里,都给别人展示他的照片。廖品正老人总是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不出声地笑着,眯着眼睛,满足地看着这个世界就会觉得,这世界咋这么美好呢,什么都不说,春天就来了,四月就来了。

实际上,廖品正老人是真正的官.二代,父亲是蒋.介.石的高官,懂多国语言,从小就跟父亲去日.本进行东.京大审判,与冰心是近邻,冰心的孩子都是他的“毛哥朋友”。其夫人是大银.行家的千斤,富甲一方的金枝玉叶。这些身份,一般都不知道,廖品正老人家也极少提起,或者说,他不认为那些可以“炫耀”。

十年前,我写地震书的时候,没有收入,书也出不来,住在一个整天跑耗子和漏水的房子里。廖品正老人跟他家的阿姨一起来看我,阿姨很高兴,买了好几件衣服给我,还有一条围巾,那种很高贵的浅咖色。廖品正老人还拿了钱给我,具体金额,我已不记得了。这是我在极困难的时,唯一一次,获得的金钱和物质救济。

因为地震,我留在了CD,却极少再去看廖品正老人,每每想起,总是愧疚。去年,老人家生病住院,却不让外人去看望,我只好打电话找廖名龙老师,廖老师也不知房号,只把医院的名字给了我,我们几个人就跑去医院,边走边问,哪里住着一个叫“廖品正”的老人。老人家一个人在医院,可以坐起来了,头发都掉了,脸上没有一点血色,我心里特难过,很想哭,终究忍住了,我替老人揩着眼角的眼屎,想着,那么好的老人,怎么也让他生病呢?阿姨来看他了,总是打扮得孩子一样,一身鲜艳的衣服,欢快地说笑着,老人用手爱地摸着阿姨的脸,笑了,笑着他眼里永远不会老去的孩子。


认识廖品正老人后,就认识了廖兴儒老人。他们想去地震灾区,让我带路。坐在车上,我还跟他们开玩笑,问他余震这么严重,这么大年纪还跑去看地震,家里人同意吗?旁边有位老阿姨就旋开瓶盖,把水递给廖兴儒老人,我就不好意思了。那位递水的,就是宋秀琼老人(廖兴儒的老伴)。廖兴儒老人是拔了点滴,手上粘着带血的胶布,硬要跑去映秀看地震的。那天早上余震很大,问他还要不要去,他只说了一个字:去。

后来,我没地方住了,廖兴儒老人和阿姨就收留了我,免费吃住在他们家。一个多月,我拿了500块钱给他们作生活费,我去北.京的时候,那500块钱,又用了个理由还给了我。我一个陌生人,何德何能,让俩位年过古稀的老人来照顾?每每我遇到困难,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廖兴儒老人就说:别担心,没饭吃,你就回来,我们供你。在他们面前,我一个三十多岁的七零后,也成了“啃老族”。

他和宋阿姨还去人民公园给我挂牌子,替我相亲。每天早饭后,一人拿瓶水,挤公交车去人民公园,一个牌子一个牌子盯着看,看有没有跟我“匹配”的。宋阿姨还发动他们院里的老年朋友,有个开出租车的,还嫌我是“外地人”,看不起。也有我不喜欢的。东也不成,西也不就,廖兴儒老人就下令“今年还嫁不出去就把你送到庙里去!”……

这么一来,廖名龙老师不认识也难了,他们仨就是廖氏铁三角,2008年地震的时候,每天抱着一沓钱到灾区去发。我也陪着他们去过几次。有次去三江,左边是高山,右边是江,一条窄小的路,不停地往车顶流灰沙。那山,随时要垮的样子,天黑了,光线暗下来,雷声阵阵,每响一下,我们的车子就跟着抖起来,地也跟着抖起来。每一步都象走在dl上。一车人,却还是坚持往前走。直到一个魔托车从对面冲过来,嘎地停在我们面前,那人抖着一身灰说:你们别过去了,太危险了,那山要垮了,路都封住了。廖名龙老师想到车上有两位老人,只好调转车头,无奈向回开去。

廖名龙老师是极其热心社会活动,出钱出力,到处帮人。他总是乐呵呵的,笑声响亮,很远就能听到他的声音,带着强大的磁场传过来。他跟每个人都“自来熟”,亲切、友好,好像跟你从来就认识。08年的时候,网上一个不认识的网友说北川有个灾民,老婆孩子都死了,让他去慰问一下。廖名龙老师就开了很远的车子,弯来绕去,专程找到那个灾民,在那个烈日炎炎,汗水直流的中午,把钱和衣服送到灾民手上。那个年轻的、当时并不知道怎么回事的灾民,一下子泪流满面。阳光从树叶缝里滴下来,一点一点的,落在他们身上,脸上。廖名龙老师安慰地拍着年轻人的肩膀,树下轻凉的风,就吹了过来。

言几又新书发布会的那天,原本以为,他们年龄大了,七八十岁了,生着病,拄着拐杖,该不会到场了。年轻一点的廖名龙老师怕也来不了,他说 “牙齿”毁了,怕说不清楚。也就不好为难,有些遗憾地预作“备选”出席嘉宾。

活动那天,三位廖老竟然都来了

廖品正老人还带着一身病,拄着拐杖,背着包,蹒跚着,一个人就去了言几又活动现场。廖兴儒老人也是一身病,也是拄着拐杖,还准备了热情洋溢的发言稿。廖名龙老师也就不管“牙齿”不“牙齿”了,自己来了,还带了朋友一起来。廖品正老人一到现场,就拿出他准备好的灾区照片,满满地摆在弧形的坐位上,他总是以这种默默无闻的热忱,不动声色的奉献,去赞美身边的人。廖名龙老师竟把我在灾区送东西给灾民的照片拿到会场上去告诉所有人,这份意外的“功绩”,在我的印象里,早就消失了。

那天下着雨,当我们在雨中一一分手告别的时候,我就觉得,人活在世,有朋友,真好啊,再远的距离,再多的病痛,他们都会来到你的身边,守着你失意,也看着你成长,不离不弃。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