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氏通主页

廖氏家园

 
 
 

日志

 
 

廖永忠之死  

2017-08-20 23:17:06|  分类: 人文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廖永忠之死
邻水廖正果,提供,主要史实来源于《明兴野记》。
      洪武八年注定了是个多事之秋,朱元璋后来每当回忆起这一年,心中都不免有些百感交集,因为就是在这一年,他的政策的重心开始由对外转向了对内。出于朱家江山长治久安的考虑,他要狠狠心多唱唱黑脸了。
      由于父亲朱五四生下自己时已经年近五十,所以朱元璋小时候身体很差,为了能留住这个小儿子的性命,朱五四便在村子附近的皇觉寺里许下承诺:假如佛祖可以挽救这个儿子,那么等儿子长大后就让他终身侍奉佛祖。后来,朱元璋的身体渐渐强壮起来,等到他十六岁时饥荒和瘟疫夺走了他的亲人们的生命时,出于保命的考虑,无家可归的少年重八才终于跑到了皇觉寺安下身来。
      朱元璋成年以后身体一直非常强壮,所以在起初参军作战时作风非常勇敢、顽强,深得主帅郭子兴的赏识。正是由于不常生病,所以朱元璋每次一生病,内心都非常焦虑、恐惧。比如还在他刚加入红巾军不久的时候,他受人排挤,不得不从队伍里挑出了徐达、汤和等二十四位兄弟,准备南下去夺取滁州以站稳自己的脚跟;可是当时正值盛夏,朱元璋一不小心就因中暑病倒了,只得又转回濠州养病,幸好他在病中因祸得福,才一举收服了驴牌寨。
越到后来,朱元璋越明白,假如自己一病不起,自己的儿子们都还幼小,那么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必然难保。所以他必须苦撑着打牢朱明王朝的根基,不然自己就是周世宗第二了。
      洪武八年初,朱元璋又病倒了,连续几天上朝都需要有人扶着,群臣们都劝慰皇帝好好将养身子,不必过分操劳,可是朱皇帝实在放不下心。愁病中的朱元璋心事重重,看待事情非常悲观,在不安的睡梦中,他常常被一个人惊醒。这个人不是别人,他就是廖永忠
      由于廖永忠此时已经成为太子名义上的辅佐,所以他常常跑到太子那里履行职责,并常常发自肺腑地赞誉什么“太子必成太平之主”,这可是犯了皇帝的大忌,因为他说的这句话太超前了。而且更由于廖老三的积极插手朝廷事务的态度和他的威名,他已经成为压在朱皇帝心头的一块沉重的疑云,假如不将它彻底吹散,朱皇帝将死不瞑目。
      可是要吹散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这才是让朱皇帝最感头疼的事情,如果事情做得太直接,必然引起功臣集团的恐慌和不满;但如果想把这篇文章做得完满无缺,以廖永忠的为人和行事,又确乎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把柄和罪名。
      病榻上的朱皇帝苦苦思索着,要自己下定决心并寻出良策解决掉廖永忠的问题。正当他苦于无计可施之时,终于让他想到了自己几年前无意中为功臣们挖下的那个坑——当年廖永忠在接小明王来应天的时候,也一同运送来了大量的龙凤朝廷的御用器物;小明王死后,这些东西有一部分被朱元璋留下了,剩下的则让他分赐给了廖永忠等人。
      既然是上位赐的东西,自然不会让它们闲置着,所以家中清寒的廖永忠便开始使用起这些器物,其中包括了卧床器用、鞍辔靴镫等物。朱皇帝早已在廖永忠家中安下眼线,掌握到了一些基本情况,而且为了栽赃,有些僭拟御用之物根本就是廖永忠家的下人偷偷放到他家去的。这样一来,他廖老三有嘴也说不清了。
      当时使用这些器物的将领不在少数,所以廖永忠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所谓法不责众嘛,这令他有些掉以轻心。        可是由于此前自己已经具有了溺死小明王、勾结杨宪等罪名,皇帝终于可以以“僭用龙凤诸不法事”的罪名将他置于死地。
      三月的一天,根据德庆侯廖永忠家人的密奏,皇帝派出专人前往廖家收集罪证,并将廖永忠绑了来。
      当那些诸如床帐、器皿、鞍辔、靴、雕金钑花、龙凤文祥僭用御物等说不清的罪证,都一一放在廖永忠眼前时,聪明一世的他终于什么都明白了。
      “廖永忠,你知罪吗?”朱皇帝支撑着病体,厉声喝问道。
      “臣已知罪!”起初廖永忠还想为自己辩护,可是他明白那注定是徒劳的。
      皇帝一听廖永忠这样回答,以为还有什么意外的发现,于是越发义正词严起来:“你知何罪?”
      “天下已定,臣岂无罪?”说完这句话,平常从不敢仰视皇帝的廖永忠这次大胆地正视着朱元璋,他明白再不好好看看这位主子的真面目就没有机会了。
      朱元璋做贼心虚,他明白这廖老三终究是个聪明人,但他还想在气势上压一压对方:“你以为朕是汉高祖,你是韩信吗?你还不配!”
      “臣是不是韩信天下人说了算,陛下是不是汉高祖,陛下心里比谁都清楚。”
      这话触到了皇帝的痛处,他赶紧命人将廖永忠押了下去。不管怎么说,这关键的一步总算是走出去了,朱皇帝的精神一下好了很多,病也好了大半。为了堵住天下臣民的悠悠之口,皇帝赶忙刑部将那些从廖家搜罗出的一干物品条列出来,榜示天下。
      但是作为有免死铁券的功臣,现有的罪名还不足以将廖永忠彻底置于死地,为了“照顾”好廖永忠,皇帝特命在刑部大牢筑造了一个露天的天牢,日给美膳。
      露天的天牢据说是为了廖永忠活动与晒太阳的便利,在外人眼中这大约算是皇帝对待功臣的殊遇。可是作为廖永忠本人,由于应天三月的阳光已经非常强烈,已经让他难以容忍。
      “报陛下,德庆侯在狱中热甚!”看管天牢的人员来回报道。
      “哦”,这时候皇帝的身体已经彻底康复,他于是示意道:“那就让他好好地凉快凉快!”
      这话被完整地传到了那些负责羁押廖永忠的校尉身上,这些人虽是武夫,但也懂得揣摩皇帝的心思,于是他们每天汲凉水十数桶,拿去浇灌廖永忠。由于受到凉水的强烈刺激,没几天廖永忠就彻底瘫痪了,皇帝眼见目的已经达到,为显示宽仁,便敕杖四十令其归家。
      可是还没几天,一代名将便暴死家中。
      对于德庆侯之死,天下无不哀之。后来,朱皇帝还是让廖永忠的长子廖权承继了爵位。廖氏后裔多乐学,廖永忠之孙廖镛是方孝孺的门人,在其师被处死之后,廖镛与其弟廖铭负责收拾了方孝孺的遗骨。
      廖永忠之事发生时,作为亲家的汤和还在中都现场督工,当他得到消息回京准备向皇帝求情时,廖永忠已经在弥留之际。
      在处理完廖永忠的丧事之后,汤和赶紧返回凤阳,免得在皇帝那里又落得一身不是。就在动身的前一天晚上,由于心中憋闷,汤和找来自己的一位心腹,气愤地说道:“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是古人早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的了。”
      “廖侯爷之不幸故去,天下惜之,可见公道自在人心,侯爷您不必太过伤感!”那位幕客安慰汤和道。
      “唉,我就是有点想不通啊,这廖老三的确是张扬了一点,可是至于落到这般田地吗?上位做事,不能服人啊!”汤和仍然郁闷在胸,毕竟也是多年的老战友了,兔死狐悲啊。
      眼见中山侯还不明白兔死狗烹的道理,幕客又不愿意点破,免得将来落下麻烦,他只得道:“不管怎么样,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侯爷您得想办法弥补才对!”
      汤和在想廖永忠究竟怎么得罪皇帝了,可是他就是理不清这个头绪,他于是不得不怀疑亲家肯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而上位又不愿点破这一层。想到这里,他有些释然了,便突然道:“对!廖老三去了,我不能让我的女婿再吃亏,等过了这个风头,我得让他承袭了这德庆侯的爵位!”
      “还有,为防万一,侯爷您家中的这些龙凤器物可是不能再留下了,干脆一把火烧了吧。”
      “好,我们今天就烧。”说完,汤和便布置家人去办理此事。
      不过,有些人却没有像汤和这样干净彻底地扫除龙凤旧物,比如一贯小心谨慎的长兴侯耿炳文,他只是将这些不祥的东西封存了起来。在耿炳文看来,这些东西毕竟也是御赐之物,如果彻底毁掉,那又是大不敬了。
      后来,在逃过了洪武年间的几次大清洗之后,几乎硕果仅存的耿炳文又参加了建文年间的“靖难之役”。永乐上台以后,见于耿炳文曾经参与过镇压自己,又是先皇钦点的建文系重臣,于是便以“僭用龙凤”的罪名逼死了他。

补充点背景资料:
 
  本人关注和研究大明开国史有年,也创作出版了《为什么偏偏是朱元璋》等相关作品。在这样一个漫长的研究过程中,本人对其中某位人物的认识在不断深入,也对他始终不能释怀。这个人就是德庆侯廖永忠
  廖永忠是朱元璋在明朝建国后拿来祭刀的功臣,这一点也足以说明他的某些特殊性。
  跟徐达、汤和等人不同,廖永忠归附朱元璋的日子很晚,那个时候朱元璋已经决定要向江南发展了,只是苦于没有船只;与胡大海、常遇春、邓愈等人也不同,廖永忠是随着一个群体(巢湖水军系)加入到朱元璋队伍里来的,而胡、常等人则是以个人的身份加入的。
  这样一来,就决定了朱元璋对廖永忠等人的信任既不如徐、汤,也不如胡、常,所以当作战勇猛的廖永安(廖永忠的二哥)被张士诚俘虏后,张提出拿廖跟被朱元璋俘虏的张士德交换,可是却被朱元璋坚拒,最终廖永安在囚禁八年后死于狱中。我想,假如被俘的是徐、汤等人,也许朱元璋会考虑交换人质。
  除了廖永安,巢湖水军系中的廖永忠及俞通海等人都是一流战将,虽然他们也因能力受到重用,可是地位还是要屈居次等。等到公元1367年俞通海死后,廖永忠就成了巢湖水军系唯一的有力代表。
  就我的认识和感觉,廖永忠并不是一员单纯的战将,他还是一位军事家。就我的标准,明初朱元璋阵营里的所谓“军事家”顶多算六个人:朱元璋、刘基、徐达、常遇春、李文忠、廖永忠。
  在与陈友谅的鄱阳湖大决战中,廖永忠、俞通海等人都有上佳表现,被朱元璋专门表扬;到了九江战役的时候,廖永忠再立奇功;彻底扫灭陈汉、迫降武昌的时候,廖永忠更是再接再厉,被朱元璋以漆牌书“功超群将,智迈雄师”八字赐之。
  北伐开始以后,汤和、廖永忠也受命南征。实际上,北伐的主心骨是徐达,而南征的主心骨则是廖永忠,他二人都起到了独当一面的作用。汤和在福建时就被朱元璋召回,廖永忠则一直顺利地打到了广西,并在当地树立了良好的口碑。后来平定四川,朱元璋在表彰功劳时又写到功劳傅友德第一、廖永忠第二
  刘辰是当时的一位幕客,曾出入过李文忠幕府,他就非常推崇廖永忠,曾写道:“廖永忠以豪雄茂爽之才,虎视鹰扬之勇,济之以渊深宏远之略,而成乎光大奇伟之勋。观其战鄱阳而歼友谅,靖两广而缚明升,降王破国于指顾之间,斩将搴旗于谈笑之顷,收声定价,岂值开国之元勋?虽古之名将不是过也。”
  可是越有能力的人一般也就越活跃、越不安分,廖永忠不但富于军事才能,也富于行政才能,所以他希望能够出将入相,这样也就决定了他与朱元璋的宠臣杨宪的过从甚密。杨宪属于浙东文士集团的代表人物,在军中毫无根底,廖永忠旗帜鲜明表示对他的支持,对于杨、廖二人来说就是强强联合,以此才足以抗衡以李善长为代表的淮西勋臣集团。
  可是朱元璋却不可能容忍武将与文臣的勾结,这样廖永忠就最先成了朱元璋的打击目标。小明王之死,就是朱元璋命廖永忠所为,朱元璋杀廖永忠既有灭口之嫌疑,也是为了震慑一干武将们。这是洪武八年的事,洪武三年时杨宪也已经在激烈的党争中败死。
  不得不说,廖永忠实在是一个悲剧。在他身后,由于官方对他的刻意打压,他的声名也没有适当地传播开来。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