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氏通主页

廖氏家园

 
 
 

日志

 
 

江西新余始祖廖凝及后裔发展情况的探讨  

2017-05-19 13:23:32|  分类: 族史探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西新余始祖廖凝及后裔发展情况的探讨
    在江西省新余市众多廖氏村的族谱开篇中均有这样记载:一世公廖凝,字熙绩,行六……,先祖汝南人,居衡山峰下因号南岳先生,五代时仕南唐为都昌令,诏迁连州刺史。后弃官寻地至新喻璜缑岭(现为江西省新余市高新区马洪办事处的图山),乐夫山水之奇,遂客塾于地主周氏,后卜筑于此而居,……享寿八十有三,葬图山璜缑岭下……。
    翻阅史书,廖凝又称廖匡凝,五代十国时期著名学者、诗人,著有诗文集《融存集》7卷等已失传,少遗名诗作散见《全唐诗》、《十国春秋》、《全唐诗补编·续拾》、《五代史补》、《崇文总目》等著集中。廖凝前半生在湖南打拼,晚年在江西新余隐居,这不仅是人生的传奇,还是历史的真实.
    一、廖凝避失国之诛而迁居新余
    关于廖凝的生卒时间,已无史考证,各村族谱也记载不一。他生逢乱世,少有才气,发愤读书,博学多闻,文武双全。乾化元年(911年)凝随父廖爽、兄廖匡图,举族从江西投奔湖南马楚。在《资治通鉴》、《十国春秋》和《五代史补》等之中有如此记载:廖爽本是韶州刺史卢延昌的副将,后升任韶州刺史。乾化元年十二月,刘岩发兵韶州,破之。时马殷占据湖南已有十余年之久,韶州刺史廖爽举家族来奔楚国,部曲随至者数千人。马殷因其豪而众多,将拒不纳。有谏者说:“廖者料也,马得料必肥,是家国强霸之兆,何拒为?”马殷遇以恩礼,表爽为永州刺史。

廖凝少时就有诗才,十岁作《咏棋》诗,为人所称善。随父廖爽投奔湖南马楚后,隐居南岳衡山,号“南岳先生”。廖凝时登祝融峰顶,触思成韵语,一时诗人尽屈其下。现在在新余廖凝后裔族谱中还存有廖凝的《中秋》、《闻蝉》、《解印》、《万寿宫》、《题文殊禅寺》、《赠洞贞刘尊师》、《西禅寺》、《游南岳》、《岳寺墅泉》、《宿祝融寺》、《净居岩寺》等11首完整诗,除《中秋》、《闻蝉》、《解印》三首之外,其它现有文献中都没有提及,如这些诗真为廖凝所作,将为中国古代文学做出贡献。

至于廖凝入仕情况,史书说法不一。《十国春秋·南唐廖凝传》中:“廖凝字熙绩,衡山人,少隐居南岳,……元宗(南唐中主李璟)习其名,数往聘之,初不赴诏,……后遂出为彭泽令,慕陶处士为人,……即解印归衡山。久之复起为连州刺史,未防复辞归隐衡山。一云:凝即匡图弟,楚亡迁金陵,累官水部员外郎、建昌县令、江州团练副使。未知孰是也”。通过《十国春秋》可知廖凝入仕在南唐李璟在位期间,即943-961年。但有两种说法。一是隐衡山—彭泽令—辞官归衡山—复起为连州刺史—隐衡山;二是匡图弟,楚亡迁金陵—水部员外郎—建昌县令(今永修县)—江州团练副使。又如《五代史补》卷四《廖氏世冑》中:“……(马希范)仍遣使召凝,任为从事。至希范薨,国乱,为江南所灭,遂迁金陵,唐主授以水部员外郎,为洪州建昌县令。未几,又迁江州团练使”。由此可见《五代史补》与《十国春秋》第二种说法是一致。新余廖凝后裔族谱中表述与《十国春秋》第一种说法大致,此种表述也出现在清乾隆《湖南通志》中。对于两种说法,《十国春秋》的态度是“未知孰是也”。不过综合《五代史补》、《十国春秋》以及清乾隆《湖南通志》、明嘉靖《九江府志》、明万历江西《建昌县志》、清同治《彭泽县志》等方志中关于廖凝的记载,还原几个真实的片段,即廖凝隐居过衡山、当过南楚从事、楚亡迁到金陵、在南唐做过官、辞官复隐居。

还原那段历史:939年廖凝弟匡齐战死,其母不哭,马希范(马殷之子,第三代楚王)厚加存恤,召凝为从事,于是廖凝结束隐逸衡山生活而入仕。950年,马希萼(马殷之子,第五代楚王)被罢黜,廖凝与其侄子廖偃拥马希萼为衡山王,率领庄户及乡人悉为兵。95111月,南楚内乱,马希萼南唐南唐派大将边镐率军进入楚国,占领长沙,南楚灭亡。南楚被南唐所灭后,廖凝遂迁金陵,此段时间或为建昌令(新余众多廖凝后裔族谱中为都昌令,估计为“建昌”的笔误),或为彭泽令(《建昌县志》、《彭泽县志》都有廖凝南唐时在当地做县令的记载,但不可能同时在两地任官,必有一误),后诏迁连州刺史(可能是授官,并没有到任。只在清乾隆《湖南通志》中有记载,但清雍正的《广东通志·职官志》中没有记载。又因马楚灭亡后,南唐并没有控制原马楚国的范围,包括当时的连州,时连州在南汉控制下),然后辞官复隐居。

在南唐为官期间,廖凝以诗名闻于朝,“江左学诗者,多造其门”。《五代史补》卷四《廖氏世冑》中写到:凝为人不羁。正是廖凝为人不羁、简率,又因作为马楚旧臣,他常以降人为官,郁郁不得志。正如“偏感异乡客,先于离塞鸿”(廖凝《闻蝉》),表达了他异域为官的浓浓乡愁,令人感伤落泪。因而他厌倦官场生活,于是辞官返乡,并赋一绝诗:“五斗徒劳漫折腰,三年两鬓为谁焦。今朝解印吟归去,还挈来时旧酒瓢。”(廖凝《解印》)

笔者认为廖凝在南唐为官时间大约是三至四年,即951-954年,他便辞官回故里。一是从“五斗徒劳漫折腰,三年两鬓为谁焦”中点明了“三年”,虽诗中“三年”可能不是确数,但也有几年;二是在新余平塘等地谱中录有南唐保大十二年(954年)三月初三发的《勒再赐廖凝制诰》,其中提到:“尔以衰老辞官,朕坚意不允。留之数月,果病。势弗已,及知此心非不欲仕第,恐不能供职。故尔于是特允此辞,且以嘉猷助朕,足见忠爱至诚。仍遣行人送还故里,赐以银币用表至怀,复命有司给俸米三石,以供资膳”。从中可知:到保大十二年三月初三时,廖凝以年老辞官,南唐遣人送廖凝回故里。

廖凝回故里,如是回湖南衡山,按当时线路从金陵或是江州南下,必走赣西入湘,而新余正在这条路线上。可能当他走到当时的新喻县北35里璜缑岭时,“乐夫山水之奇,遂客塾于地主周氏以教,后卜筑于西而居”。为什么最后,廖凝没有回衡山?笔者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当时湖南仍处于战乱期间,从952963年之间,湖南一直处于战争割据状态,没有纳入南唐版图,社会动荡。做为曾经的湖南豪强势力,特别是降国之臣,失国之人,必定被湖南当时割据势力所不容,迫使廖凝避开湖南,隐居他地。这正好印证了新余所有的廖凝后裔村的族谱中所记载的:凝因避失国之诛,遂徙居江南之新喻。所以“避失国之诛”是廖凝隐居新喻的重要原因。

另在元代的程钜夫(1249-1318年)著作《雪楼集》二十一卷,及《全元文 卷五四三 程钜夫》等书中,收录有程钜夫于元代延佑二年(1315年)写的《廖隐君墓志铭》,其中开篇提到“临江廖氏,自五季之乱有讳凝者,仕周为连州刺史,弃官隐衡山,复徙临江新喻之黄原”。文中的廖隐君为廖凝的十三世代孙,从这段史料可佐证,廖凝弃官先隐衡山,再徙新喻。

廖凝在新喻生活了数年,如新余众多廖氏族谱中记的,“凝相地于新喻崇教乡璜缑岭(北宋时称崇信里黄头岭),教授于地主周氏,越数年而得其地以葬”。所以大约在960年之前,廖凝卒于新喻的家中,享年83岁,死后安葬于璜缑岭下。结合史料由此推测,廖凝大致生活在870年至960年之间。这也和新余谱中所记的廖凝“生于唐懿宗咸通癸未年(863年),卒于后晋出帝开运乙巳年(945年)”非常接近。新余谱中所记的廖凝虽卒于945年,但又存有写于南唐保大十二年(954年)的《勒再赐廖凝制诰》,可见经过1000多年,家谱记载也有自相矛盾的地方。

宋元符三年(1100年)庚辰岁春二月,廖凝的八世孙廖圣谟与十世孙廖灏(据明隆庆《临江府志》中记载,两人同为元丰八年乙丑,即1085年焦蹈榜进士),主持了廖凝后裔首次修谱。其中廖圣谟所撰的《汝南廖氏族谱序》中写到“马氏据湖南,……欲杀之,或曰得廖当肥,由是释缚而之。有复国大功。国平,文人弄笔,以正邦典,十八学士独推光图第一。其后宗裔稍以文称,避失国之诛,遂徙居江南之新喻。始祖南岳先生讳凝,字熙绩……”。

《五代史补》卷四《廖氏世冑》:时武穆王在位,见其众盛,恐难制,欲尽诛之。或谓之曰:大王姓马,而廖来归。廖者料也,马得料其势必肥,实国家大兴之兆,其可杀之乎!与廖圣谟所撰的《汝南廖氏族谱序》中诛杀廖爽等人的情景、意思一样。廖圣谟所撰的《汝南廖氏族谱序》与有关史料一致,且由于廖圣谟、廖灏修谱时,廖凝故去才100余年,所以文中指出的廖凝的世系,以及廖凝到新余的一些情况应较为准确。

总之,廖凝晚年隐居新喻的璜缑岭,入籍新喻,卒后葬于新喻璜缑岭。从此,廖凝成为新余(喻)廖姓始祖,因其号“南岳先生”,被其后裔尊称为“南岳公”。廖凝及后裔在新余生息繁衍,世代赓续,璜缑岭也因此成为新余廖姓发源地,从而开枝散叶,人丁繁茂,四处迁徙,遍布新余及周边的吉安峡江县、新干县、萍乡上栗县(称萍北廖氏,清顺治年间廖凝三十代孙期祥从新余平塘迁)等多地,仍至周边数省。目前仅新余市廖姓村共204个,廖凝后裔村约占三分二,有数万人,外地廖凝后裔也有数万人。这些外迁的族人,或早或晚,或直接或间接,迁居各地,不知其数。今凡称廖凝(南岳公)为始祖的廖氏村族子孙,都与新余有关联,起源于新余。

二、廖凝葬在新余图山的璜缑岭

关于的廖凝死后葬于新喻图山的璜缑岭(又称黄头岭,即现在的新余市高新区马洪办事处图山),可从以下史料与家谱中找到佐证。

第一,《临江府志》、《新喻县志》等古文献对廖凝墓有记载。现存的明朝隆庆六年(1572年)《临江府志》“卷十三之古迹”中记有“廖南岳墓在(新喻)县北黄头岭下”。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新喻县志》等文献的“茔墓卷”中对廖凝墓记载为:“廖南岳先生墓在县北三十五里崇教乡璜缑岭下”。说明廖凝墓在临江府、新喻县很有知名度。同时《新喻县志》卷三中还载有“南岳庙,此庙在县西北一百步,今存遗迹”,也与廖凝有关;此外《新喻县志》还录有梁寅(1303-1389年,字孟敬,今新余下村镇,元未明初著名学者)著的《璜缑岭石亭记》,此记是梁寅游璜缑岭后所写,记中有:“璜缑岭下有廖南岳先生墓……”,并称廖凝为“人物之英”。值得一提的是,明洪武五年(1372年),新余平塘廖氏祠堂落成,梁寅受廖凝二十一世孙廖均瑞之请,专门写了《平塘廖氏祠堂记》并题字(该记收录在《平塘廖氏族谱》中),对平塘廖氏自南岳先生以来,“数世有名爵”,为官者数十人,表达了敬慕之意。可以说在明初,廖凝墓还在,并受到当时士大夫,文人骚客的凭吊、瞻仰。

第二,族谱中存有买图山坟地文契记载。新余槐江与平塘及峡江长排、鹏溪等族谱中有“周氏卖图山祖地文契”的记载。该文契由当时居住在图山的周姓人签据。记因衡山南岳先生廖凝来周家教书数年不求俸金,周氏将其坐落在图山璜缑岭北坑25亩地、及璜缑岭山脚下2.5亩养坟田作价卖给廖凝及其子廖应、廖庸。同时,各地谱中记有除廖凝外,其后其多位后代也葬于此。

第三,有出土的文物佐证。上世纪80年代在江西省新余市高新区马洪办事处的图山出土了廖凝的七世孙廖询的墓志铭。该墓志铭写于1062年,由余良肱(字康臣,江西修水人,《宋史·列传第九十二》有传)撰写,现藏于新余市博物馆。铭文中记有“其先家汝南,后有占籍新喻者,遂为其邑人”,点明了廖询的祖先是外地来入籍新余。廖询死后“葬于新喻县安和乡崇信里黄头岭之原”,而崇信里黄头岭就是崇教乡璜缑岭,即现在的马洪办事处的图山就是廖凝及后裔的廖氏家族墓地。

第四,明代廖凝后人葬在其墓茔之侧。在新余槐江族谱中收录了,由明朝工部右侍郎兼翰林侍讲罗汝敬(1372-1439年),于明正统己未年(1439年)为廖端(廖凝的17世孙,时为明兵部武选清司主事)之父廖觐移葬所写的《汝南廖氏先茔表》。此表中说:其始祖南岳先生“相黄头岭之山为窀穸(埋葬)”,廖觐的墓地由“故里银田山”改葬至“始祖连州刺史南岳先生墓茔之左”。廖端将此表篆刻于石,立于墓前,“以告子孙”。也可以说在1439年时,廖凝的墓仍在。

以上这些都说明廖凝曾居住在新喻的图山,廖凝及多位后代葬于璜缑岭。璜缑岭是廖凝及其后裔的家族墓地,并存在数百年。直至解放前,周边的廖氏后裔仍会每年到此扫墓。直至上世纪70年代,由于图山底下发现了煤矿,新余在当地扩建了花鼓山煤矿厂,其中“山南井口”建于廖凝家族墓旧地,平整修建时使用了炸药,据传出土了三、四块墓志铭,且有人拾到一些金银器,并毁掉了一些出土的瓷器。后80年代新余博物馆在当地征收文物,意外收集到了包括廖凝的七世孙廖询在内的多块墓志铭。其中廖询墓志铭是一农户从平整矿口的废墟中拾到,放在自家门前檐下做为垫脚石。(另有墓志铭尚在库房中,尚未公开)。现在包括廖凝墓在内的廖凝家族墓旧地已成为花鼓山煤矿“山南井”矿口的厂房,廖凝等廖氏家族墓不存一迹。

三、廖凝子嗣的考证

在新余、吉安峡江县、新干县、萍乡上栗县等江西省廖凝后裔的廖氏族谱中对廖凝的儿子记载均是:凝生三子,长甲(绳),早亡无嗣,葬璜缑岭;次应,居璜缑岭,号下院,葬莲花东廒冈,妣袁氏葬璜缑岭南坡,距南岳公墓五尺许;三庸,住罗湖(新余罗坊镇地域)号上院,妣周氏同葬唐州大后山。

而湖南衡山、永兴、耒阳以及湖北荆州江陵等县市廖氏族谱记,也有奉为廖凝为其始祖。但对廖凝的表述除姓、字、官职相同外,其它的与新余谱记述完全不同,特别是子嗣。如湖南诸地记廖凝生二子,秉乾、秉坤;湖北荆州江陵记廖凝生二子,子英、子耕等。湖南有的地方解释为廖凝在离开湖南时,留下一妻两子在湖南。由于没有查阅湖南、湖北等地的族谱,不能断言其真伪。就其中的疑点分析如下:

一是廖凝迁金陵、徙新喻时可能是全家而动。951年,南唐灭南楚,“为定楚乱,尽迁马氏之族,及文武将吏于金陵”(《新五代史·卷六十二·南唐世家第二》)。“湖南将吏,位高者拜刺史、将军、卿监,卑者以次拜官。湖南刺史皆入朝于唐,永州刺史王赟独后至,唐王毒杀之。”(《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九十)。说明马楚文武官员皆要到金陵,来晚了就会被杀。廖凝是马希萼政权的重要成员,951年廖凝也是“被迫东徙金陵,授水部员外郎”(《十国春秋》)。作为降国之人,马楚政权重要幕僚,廖凝“遂迁金陵”时,可能也如马氏一样是举家而迁,怎么会有一妻两子另外丟在湖南不管?等到廖凝辞官,避失国之诛,转寻地徒新喻时,也必是举家而至,其妻儿等家庭成员应跟随到新喻。将妻儿丟在湖南,岂不是任人而诛?二是廖凝的十兄弟(十匡)的儿子们都是单名,怎么湖南、湖北的所谓儿子却是双名?所以有关廖凝在湖南的两个儿子秉乾、秉坤,及湖北荆州江陵记廖凝儿子为子英、子耕就值得怀疑。三是廖凝隐居南岳衡山时,号“南岳先生”。所以在新余、吉安峡江县、新干县、萍乡上栗县等奉廖凝为始祖的廖氏后裔,均尊称廖凝为“南岳公”,称自己为南岳公的后代。但湖南、湖北等奉廖凝为其始祖的地方却没有这个“南岳先生”或“南岳公”的称号,岂不怪哉?四是湖南、湖北等地普遍存在始祖廖凝与其入居始祖之间的世系不明、断代较多的问题,或中间有几百年说不清,而不像江西新余廖凝后裔这样世系清晰,传承有序,并保留有廖凝在新余教书、买地、葬地以及廖凝的诗文、制诰等众多相关内容。所以其他地方是不是廖凝后裔有待进一步考证。

此外,北宋时期的“廖舍人”是否是廖凝的儿子呢?据北宋诗人杨亿的《武夷新集》卷二《閤门廖舍人知袁州》诗云:“骎骎五马动征尘,太守风流世绝伦。身事汉庭为小相,家传楚国是骚人。烟波莫叹重湖远,桑梓仍将别墅邻。麦穗微黄稻苗绿,朱轓入境便行春。”并有题注:“舍人故连州刺史凝之子,凝与弟融皆擅诗名于江表”。因此从杨亿始,有人认为廖舍人是廖凝之子。笔者认为这是错误的。第一,“舍人”不是人名,而是官职,即“閤门舍人”。查阅《宋史·职官志六》可得之:“閤门舍人,宋朝官名,属閤门司。掌皇帝朝会、宴享时赞相礼仪,凡文武官自宰相,宗室自亲王,外国使节与少数民族首领朝见、谢辞时,按其品秩引导序班,赞其拜舞并纠其迭失。”所以诗中题注明显错误,将官职与人名混为一谈。第二,杨亿974-1020年),字大年,建州浦城(今属福建浦城县)人,北宋文学家,992年赐进士及第。杨亿992年做官以后,才有可能交结诗中的“廖舍人”,因此写此诗时定在992年之后。此时,廖凝的七世孙廖询(987-1060年)已经出生,廖凝的儿子辈可能早已故去,即使没有故去也至少在90岁左右,如此年龄怎能“知袁州”呢?第三,通过查阅明正德九年(1514年)《袁州府志》卷之六“职官·宋知州事”中录有“廖康,由内殿崇班閤门祗侯,咸平二年(999年)任(袁州知州事)”记载。由此可断定“廖康”就是杨亿诗中的廖舍人,但关于“廖康”的信息已无处可查。因“康”与“庸”字近似,会不会将“廖康”误认为廖凝三子“廖庸”?第四,诗中提到“凝与弟融皆擅诗名于江表”,更是错误,廖融是廖凝的侄子,不是弟弟。总之,杨亿诗中的廖姓閤门舍人为北宋咸平二年(999年)任袁州知州事的“廖康”,其可能是廖凝的后裔,但决不可能是廖凝的儿子。

四、廖凝后裔的部分墓志铭

1、廖询墓志铭

该墓志铭于上世纪80年代出土于江西省新余市高新区马洪办事处的图山(此地曾是廖凝及后裔的家族墓地),现藏于新余市博物馆,由余良肱(字康臣,江西修水人,《宋史·列传第九十二》有传)撰写。

廖询为廖凝七世孙字仲周,据铭推知987-1060年在世。铭记官职为:朝奉郎、守职方郎中、权管句北京留司御史台公事、柱国、赐绯鱼袋借紫。嘉祐五年庚子(1060年)九月十六日在家中辞世,享年七十四,葬在新喻县安和乡崇信里黄头岭。

铭中点明廖询的世系为“其先家汝南,后有占籍新喻者,遂为其邑人。曾祖讳惟馨,赠大理寺丞。祖讳克顺,当伪唐时尝以进士选居第,本朝俘李氏,因仕至虞部郎中,累赠刑部侍郎。父讳安世,卒官祠部郎中,赠兵部侍郎……首娶秘书监钱丕女,生三子二女。长鼎臣,第进士……。继严氏,生二子一女……。三代皆由进士宦而宦。”

铭中说到,廖询于天圣四年,中进士甲科。“起家以大理评事知吉之庐陵县,未期,徙知恩州,以大理寺丞知梧州,迁殿中丞,以太常博士通判潭州,迁屯田员外郎,以都官员外郎知阆州,迁职方员外郎、屯田郎中,复迁遂州,钤辖梓夔路兵甲、兼提举梓夔路捉杀公事,又以都官郎中知宣州,迁职方郎中,监丰城县税,得领/管句北京留司御史台公事。”

铭中还提到廖询在宣州任上被弹劾罢免之事,此事在《宋史·韩绛传》中有记载。此外,新余廖凝后裔族谱中存有天圣元年(1023年)由宋绶(991-1041年)行文的《勒赐廖询提举梓夔两路兵马事诰》,以及廖询的一首七言诗《罗湖永福寺》(罗湖即现新余罗坊镇,在同治《新喻县志》卷三中注有唐长庆年间由僧德政建的罗湖寺,即罗湖永福寺。随后廖克顺、廖安世也均以此寺为题,各作了一首诗,均存在谱中)

廖询的祖父廖克顺为廖凝五世孙,字大和。清雍正年的《广东通志·卷二十六·职官志》中记载有:北宋初“廖克顺知连州事”。宋初胡讷著的《见闻录》曾提到廖克顺的轶事:“江南李氏凡人欲见,先画像观其妍丑,廖克顺面青,江南谓之廖黯子,由是恶之不得入见”。后明代的彭大翼的《山堂肆考》和清代官修的《渊鉴类函》等均有引用。新余槐江、平塘、花田等族谱对廖克顺记载为:廖克顺为南唐进士,任升州当涂县尉、溧水县尉、洪州靖安知县。北宋灭南唐后,任邓州穰县主簿、渠州流江知县、连州通判(与《广东通志》记载相符)、光州通判、殿中丞、涪州知州、安州知州,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赐迁虞部郎中。于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闰十月二十三日在家辞世,葬于临江府新喻县崇信里严塘。廖克顺将自己所写的诗赋、杂文、论策、表疏等十卷,编著成《振藻集》,由赵昌言(944-1009)作序。

廖询的父亲廖安世。在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八十四记:“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以殿中侍御史廖安世知太平州”;通过光绪年的《江西通志·秩官》可查廖安世天圣年间以祠部郎中的身份知抚州。

廖询的长子廖鼎臣在明朝隆庆六年《临江府志》可查到其为皇祐元年(1049年)冯京榜进士。

廖询、廖克顺、廖安世、廖鼎臣等铭记内容与有关史料一致。

2、廖应瑞墓志铭

该墓志铭收录在元代的程钜夫所著的《雪楼集》二十一卷中,同时收录在《全元文 卷五四三 程钜夫》和新余槐江族谱中,题为《廖隐君墓志铭》(隐君指隐居不走仕途的人)。由程钜夫(1249-1318年,号雪楼,又号远斋。今江西南城人,元朝名臣、文学家)所撰,由赵孟頫(1254-1322年,字子昂,号松雪道人,浙江吴兴人,元初著名书法家、画家、诗人)书丹。延佑二年(1315年),廖应瑞长子廖瓉由其乡里人欧阳应丙(字南阳,江西新喻人,元代授翰林检闲转天临路经历)介绍,向程钜夫乞铭。

廖应瑞为廖凝的十三世孙,廖克顺的九世孙,廖谦(廖询之弟,新余槐江始祖)的七世孙。据铭推知1243-1297年在世。元代元贞三年(1297年)终,享年五十五,葬在临江新喻的银城山。至大三年(1310年)改葬袁州府宜春县温汤。延佑二年(1315年)写铭。

铭中点明廖应瑞的世系为“临江廖氏,自五季之乱有讳凝者,仕周为连州刺史。马氏据湖南,弃官隐衡山,复徙临江新喻之黄原。其曾孙克顺仕宋,为殿中丞赠虞部郎中。郎中生礼部侍郎赠工部尚书安世;……(安世)第四子曰谦,始居今邑之槐江……。其九世孙讳应瑞字祥国,是为隐君。……君之曾大父(曾祖父)讳嗣富,大父(祖父)讳柟,事荆湖诸连帅,有声;父伯云,长沙赵葵镇淮右,辟安陆尉。君之配锺氏、继张氏皆有贤行。子男六……,女一……孙男四……孙女五,曾孙男一,孟孙女一。”

3、汝南廖氏先茔表

此表写于明正统己未年(1439年),收录在新余槐江廖氏族谱中,由明朝工部右侍郎,兼翰林侍讲罗汝敬(1372-1439年,江西省吉水县盘谷镇人)于1439年应兵部武选清司主事、新喻人廖端之请,为廖端之父廖觐移葬所写。

廖端(1377-1445年),字孟端,为廖凝的17世孙,廖克顺13世孙,新余槐江始祖廖谦的11世孙,廖应瑞的5世孙,明永乐丁酉1417年)中乡贡进士,官至兵部武选清司主事(《临江府志》、《新喻县志》有其记录)。其父廖觐于明洪熙乙巳1425年)卒,葬于故里之银田山。后廖端因涉事“谪戍辽阳”、其二弟因刑被处死,因而认为“先君之宅兆(墓地)不善”,于明正统丁巳年(1437年)改葬至“始祖连州刺史南岳先生墓茔之左”,即新喻图山黄头岭。

罗汝敬写了此表后,由程南云(字清轩,江西南城人,明代书法家,精篆隶)篆刻,“碣诸隧石”立于墓前,“慕图山之遗嘱,以告其子孙”,使“后人之登所墓,览斯文,而广其教思”。

表中点明新喻廖氏世系:出自伯廖,……俱世为汝南人也,……马殷据湖南略地,欲得廖姓尽杀之,或言马得廖当肥,遂释缚。任光图为学士,有复国大功,其族人凝,字熙绩者,仕五季暨江南官至连州刺史,避马氏之乱弃官隐衡山,号南岳先生,自衡徙居袁州之新喻,隐居教授,相黄头岭之山为窀穸(埋葬),卜嵩山罗湖之地宅,三子,实为汝南所自出,新喻之始祖也。罗湖四传至克顺,仕宋虞部郎中赠工部侍郎。虞部子安世,仕宋礼部侍郎赠工部尚书,礼部第五子曰谦,仕蛮夷司长官,始居槐江。”表中同时点明了廖谦至廖端的历代世系,即新余槐江廖氏的世系。

此表重要意义是完整的记录了廖凝及后裔的世系,而且提示的一个重要信息是在1439年时,廖凝(南岳先生)在图山璜缑岭的墓地还在。这也印证梁寅游璜缑岭后,所著的《璜缑岭石亭记》中的“廖南岳先生墓在璜缑岭下”的说法。

纵观上述三篇墓志铭(表),时间跨度从北宋至元代,再至明代,脉络清晰、一脉相承,完整地展现了廖凝及其后裔,五代至明代500余年的世系情况。均有据有史可查,并与新余廖凝后裔各村族谱完整对应。

五、廖凝在江西省新余市的世系

新余廖凝后裔首次修谱为廖凝的八世孙廖圣谟(时任国子司业)与十世孙廖灏(时任舒州团练推官),于宋元符三年(1100年)庚辰岁春二月所修。关于廖圣谟、廖灏,清光绪的《江西通志》、明隆庆的《临江府志》中均记:“廖圣谟、廖灏,俱清江人(新余的罗坊镇处在新喻与清江交际之地,历史上时而属新喻县,时而属清江县),同为元丰八年乙丑(1085年)焦蹈榜进士”。

1100年的修谱时,为平塘、嵩山、罗湖、魁埠、下陂、莲花等廖凝后裔六大门派合修谱。领谱字号:孝、友、姻、睦、任、恤六字,其中平塘得“友”字本,魁埠得“恤”字本,其余四本字号由嵩山、罗湖、下陂、莲花等族所得。

1100年的修谱中,廖圣谟撰写了《汝南廖氏族谱序》,廖灏撰写了《汝南廖氏族谱系》。在这些谱序、谱系中写到:廖氏始祖为伯廖,封于汝南。并提到“马氏据湖南,欲杀之,或曰得廖当肥,由是释缚而之。有复国大功。国平,文人弄笔,以正邦典,十八学士独推光图第一。其后宗裔稍以文称,避失国之诛,遂徙居江南之新喻。始祖南岳先生讳凝,字熙绩……”等。随后,新余廖凝后裔各村族在以后的宋、元、明、清、民国的历代修谱,开篇均以廖圣谟、廖灏的序系为序。

廖圣谟在1100年所撰的《汝南廖氏族谱序》中列出的廖凝及其五代后裔的世系为:“始祖南岳先生讳凝,字熙绩,生三子,长甲早逝,次应及庸。应生肤,肤生諲,諲生整,整生元扶,元扶生五子;庸生勍,勍生惟馨,惟馨生克顺,克顺生五子。自兹分派数百人,最显著者列卿、御史三世,南唐及国初世有冠冕噫亦盛者。”

根据廖圣谟《汝南廖氏族谱序》及现有廖凝后裔的各村谱(平塘、槐江、花田等)整理,其前八世(主要是廖凝三子廖庸这支新余派系,廖应一支现有新余罗坊镇丁塘、大路、斜上、垴下等;新余水西镇杨溪新老屋三村等外;迁到吉安峡江、新干县等外地)具体为:

1世:南岳公,又名凝,字熙绩,行六,号南岳先生。先祖汝南人,居衡山峰下因号南岳先生,五代时仕南唐为都昌令,诏迁连州刺史,后弃官寻地至新喻璜缑岭,入籍新喻,为新余等地始祖。元配魏氏,葬璜缑岭;继配卢氏,葬璜缑岭;继配何氏,葬唐州大后山。生三子:长甲,早亡无嗣,葬璜缑岭,次应,三庸。

2世:1、应公,行九,居新喻县北嵩山(图山),葬莲花东廒冈,妣袁氏,葬璜缑岭南坡,距南岳公墓五尺许。生二子:三十一郎、肤。(肤生諲,又名惟寅,諲生整,整生元扶,元扶生五子,至8世晋臣,由图山璜缑岭徙居平塘,与平塘合族合谱,肤的另一子九郎后代迁峡江,并在峡江繁衍多个村)。2、庸公,行十,住罗湖,妣周氏同葬唐州大后山,生一子勍。

3世:勍公,行三十三,娶周氏同葬璜缑岭,生三子:惟馨、惟则、惟治。

4世:1、惟馨,行四,赠大理寺丞,葬唐州桐柏山,生五子:文讚(后裔迁新淦)、文彻、克顺、克让(修水县南宝廖氏谱记,迁修水为始祖)、克敏。2、惟则(其后代迁莲花),行六,生三子:十二郎、萼、英。3、惟治,行八,生一子,克己。

5世:1、克顺(惟馨三子),虞部郎中,赠刑部侍郎,生五子:安世、安国、安仁(住魁埠)、安道(生子不详)、安期。2、克己(惟治之子),生四子:思敏(住新余罗坊镇筒车头村)、思齐(住罗湖)、思仁(诰赠尚书侍郎,1023年迁新余罗坊平塘村,为平塘始祖)、思立(住罗湖)。

6世:1、安世:祠部郎中、赠兵部侍郎,住罗湖,生六子:询、譩、谦、求、谟、讽。2、安国(兵部员外郎,生子不详,至南岳公14世为吉安峡江县汀溪、鹏步村入居祖)。3、安仁,住新喻魁埠,韶州司理,生三子、崇闵、崇颜、崇宁。崇闵至10世灏,至19世元(1399年)由魁埠迁居新余珠珊镇花田村,为花田村入居始祖。其后还由魁埠迁居罗坊镇长陇村;9世资盈由魁埠迁居新余水西镇陂头村。4、安期(其后至8世圣谟)。5、思仁(惟治之孙),赠尚书侍郎,生琪、忠、瑜(右尚书侍郎)、最四子

7世:1、询(出土了墓志铭,987-1060年),字仲周,职方郎中、北京留司御史台管句台事、柱国、赐绯鱼袋借紫,生五子鼎臣(1049年进士)、正臣、彦臣、孝臣、康臣。2、谦,蛮夷司侍郎,1058年由罗湖迁居槐江村,为槐江村入居始祖,生二子:善继、善述。3、忠,生一子世兴。

8世:1、新余槐江:善继(八世)生子文裕,文裕(九世)生嗣富,嗣富(十世)生楠,柟(十一世)生柏云,柏云(十二世)生应瑞,应瑞(十三世)子六:璵、璜、琪、瓉、珙、震。2、新余平塘:世兴(八世),生六子:规、塾、存、铸、璞、鹏。(其后平塘廖氏陆续再分至新余姚圩镇、萍乡上栗等地,在平塘村1779年修谱时的《平塘重修谱序》中记述:明末清初时,平塘户增八百,人丁上三千,清朝定鼎之初遭左良玉、吴学礼将军兵残,吾族受害独残,所居栋宇尽焚,人伤兵劫殁亡过半,外逃不知多少。当时有许人为避兵难,大量外逃各地,去向不明。)

除廖圣谟、廖灏1100年主持修谱外,此后廖凝在新余的后裔各派系历年多次修谱,如平塘村等曾于1390年、1728年、1779年、1822年、1891年、1947年修过谱。虽然现在廖凝后裔众多村组至今没有统一修过谱、合过谱,但各村谱中的前几世均表述一致,其后也是脉络清晰,传承有序。目前,廖凝在新余的后代已发至4647代。

六、几点存疑。

虽然江西新余始祖廖凝及后裔在江西等地的发展情况很清楚,但也有几个问题,由于缺乏史料,得不到合理解释,需进一步考证。

1、廖凝的生卒时间问题。史料上对廖凝介绍为“生卒不详”。但在新余奉廖凝为始祖的族谱中对其生卒时间有两种说法。一种是生于唐高祖武德癸未年(623年),卒于唐中宗神龙乙巳年(705年);一种是大数族谱所记的生于唐懿宗咸通癸未年(863年),卒于后晋出帝开运乙巳年(945年)。可以看到,廖凝生于癸未年,卒于乙巳年,享寿83岁这个是一致的。即使是生于863年,卒于945年,这又与史料上记载的南楚灭亡后,廖凝仕南唐不符。另据吉安峡江县廖氏族谱中还有882-964年的说法,又稍晚十年。由于新余廖凝墓已毁,新余博物馆中另一块廖凝家族墓地出土的墓志铭尚在申请拍照中,到时希望能提供更多的考证材料。

2、族谱中关于廖凝的制诰、买坟地记载的问题。新余、吉安峡江县、新干县、萍乡上栗县等廖凝后裔的廖氏族谱中关于廖凝的制诰(均有二篇)、买坟地记载内容一致,但落款的时间不同。如新余、萍乡上栗县廖氏谱中的制诰中落款的时间为南唐时间,一篇是保大五年(947)南唐主聘廖凝为官内容,一篇是保大十二年(954)廖凝要辞官,南唐主挽留内容。而吉安峡江县、新干县等地一篇是写于后梁乾化二年(912),一篇写于后梁贞明六年(920)。虽内容一样,但吉安峡江县、新干县等地时间,笔者认为是错误的。因为当政者出制诰召廖凝为官,无论是彭泽令、建昌县令、连州刺史、江州团练副使等都是在江西境内的地方。此时江西境属南吴(后属南唐)管辖,而后梁时期的南吴,一直没有臣服后梁,一直没有用过后梁的年号,用的唐朝末帝的年号,所以吉安峡江县、新干县等地谱中的制诰肯定是错误的。因吉安峡江县、新干县与新余为同宗,可能经过数百上千年,谱中产生了差异。

3、廖询的墓志铭中没有提到其始祖廖凝的问题。因为廖询的墓志铭是实物出土,成文于1060年,是新余廖氏最具说明力的史料。但奇怪的是铭中没有提到始祖廖凝,只说到“其先家汝南,后有占籍新喻者,遂为其邑人。曾祖讳惟馨,祖讳克顺,父讳安世”。廖凝是历史名人,虽然已过七世,100余年,作为其后裔还是值得写入墓志铭。但等到公元1100年时,廖凝的八世孙廖圣谟撰写的《汝南廖氏族谱序》中直接写到“始祖南岳先生讳凝,字熙绩”。此后《廖应瑞墓志铭》(1315年)、《汝南廖氏先茔表》(1439年)等是都有“始祖讳凝,字熙绩”等此等表述。为什么廖询的墓志铭中没有提到其始祖廖凝?是不是在公元1060年前,作为“降国之臣,失国之人”的廖凝还没有正名,其后裔不便提,不敢提?而等到了北宋未年,这种忌讳、担忧就没有了,后人就可大方的宣布了?这些有待进一步研究考证。

参考资料:

1、新余罗坊镇平塘村、水西镇槐江村,珠珊镇花田村,吉安峡江长排村、鹏溪村等廖氏族谱

2、《十国春秋》、《五代史补》、《资治通鉴》、《新五代史》、《续资治通鉴长编》等

3、《江西通志》(光绪)、《湖南通志》(乾隆)、《广东通志》(雍正)、《九江府志》(明嘉靖)、《建昌县志》(明万历)、《彭泽县志》(同治)、《袁州府志》(明正德九年)、《临江府志》(明隆庆)、《新喻县志》(同治十二年)等

4、《全元文 卷五四三 程钜夫》、《见闻录》(宋初胡讷著)、《山堂肆考》(彭大翼)等

5、廖询墓志铭(藏于新余市博物馆)

6、沈阳师范大学吴宝明《五代十国时期马楚诗人与诗歌研究》

 

                   新余平塘村东头房廖凝40世孙  廖文斌(15279067097

                      新余平塘村东头房廖凝41世孙    勇(13879052809

20166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