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氏通主页

廖氏家园

 
 
 

日志

 
 

廖承志1933年秘密过三台到苏区  

2017-04-27 21:12:18|  分类: 人物事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廖承志1933年秘密过三台到苏区

四川新闻网-绵阳日报讯http://news.sohu.com/20041021/n222617537.shtml

   :本来想借助这次参加巴蜀廖氏川北宗亲文化节之际,去参观廖承志在四川三台的住所,先转发下文,但是没有把握好机遇,争取下次再在参观。廖承志1933年秘密过三台到苏区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廖承志1933年秘密过三台到苏区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1933年8月,廖承志(何柳华)、四川省委军委委员罗世文(灯花、特生),由中央交通员王治齐(杨德安)护送,取道三台,赴通(江)南(江)巴(中)苏区。中共三台县中心县委辖潼川、中江两县委及射洪、盐亭,绵阳特支、书记文俊(汪克明)负责接待廖、罗。罗世文向文俊首次晓示国民党驻军29军(军部在三台县城,军长田颂尧)有中共特别军事小组,组长袁奉樵即该部机要秘书长兼宣传处副处长,也是潼属联合县立高级中学校校长,可通过他掩护进入苏区,并严嘱不得向任何其他人泄露。

    1933年8月下旬的一天,通过三台中心县委委员谌伯龙(县初中训育主任兼英语教师)的介绍,三个行商模样的人走进称作川北盐运公署的国民党29军军部宿舍。走在中间的汉子西装革履,信手摇一把镶边羽毛的折叠扇,一副腰缠万贯的大亨派头。左右两人都穿绸衫布鞋,一人夹一个皮质公文皮包于腋下,后面跟一个提一口时兴藤条箱子的随从。四人一进军部宿舍,军部机要秘书长袁奉樵就迎上前来,热情欢迎,然后把他们领进早已准备好的客房。

    这四位到底是什么人?“大亨”就是时任全国总工会宣传部长、海员工会党团书记、大名鼎鼎的廖承志,这次外称周先生。另两个分别是中共中央交通员王治齐、中共四川省委军委委员罗世文。“随从”是省委派的护送人员。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到通南巴苏区。廖承志和王治齐从上海出发时,带有中共中央给红四方面军的重要信件和一本敌军密码破译法,沿途各地党组织都得到指示必须确保他们安全抵达苏区。他们到成都后,正值罗世文奉调到苏区工作,便扮作商人同行。

    袁奉樵安排廖承志住在自己家里,罗世文和交通员住别处,廖、罗、王在县城小住两日,出入社交场合,奔走商行货栈。廖因口音不同,恐惹麻烦,应付场面或哼哼哈哈,或示意下属代答,金口难开。事实上,他们在三台小住,是在等候搜集军事情报。

    袁奉樵协同其胞弟、中共党员、26军经理处科员兼县初中语文教员袁慕侨(怡云),配合中共党员、军长随从副官、简阳人田某,搞到该军布防情况、作战计划及田颂尧与副军长孙震之间派系斗争等重要资料,然后再由中共党员、监印官卿鑫备妥“29军特别通行证”,交呈廖、罗。

    廖、罗、王由三台中心县委书记文俊(汪克明)护送,穿过敌军严密封锁的涪江,夜宿于三台秋林驿党的秘密交通站邹成章家。第二天堂而皇之地走进盐亭县保安大队长刘仰高家里。刘仰高公开身份是保安大队长,但早在1928年7月即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邝继勋领导的起义,后受省委派遣回盐亭从事地下工作。刘仰高接替了文俊,一路护送,直接把廖承志一行人送进南部县公安队的“衙门”。公安队长是中共地下党员。

    廖承志一行在三台动身前三天,中共南充中心县委派交通员何香来三台迎接他们,他们已上路。何香改扮阔佬,雇四人换抬滑竿,出东门渡涪江,取秋林驿捷径,直奔盐亭富林驿,在其地以北不远南部县境陈燮和家赶上廖等三人。廖承志在途中谈及上海被捕,经其母、国民党元老何香凝等爱国人士营救出狱。

    廖承志得到的军事情报和其它重要文件传递途径与输送人员,大不相同。输送人员是通过各地掌握一定实权的地下党员巧妙掩护,传递情报则主要通过沿线各地党的基层组织和赤色群众。这条线概况是:29军特别军事小组→设于三台小学巷二号的县城联络站→三台秋林驿的“成恒药室”→盐亭的“恒丰泰”绸缎铺→盐亭富林驿的联络站。到这里后,情报由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子送到南部地下党交通站。1934年1月7日,廖承志一行渡过嘉陵江,安全抵达苏区。

    1933年冬,中共阆南地下党中心县委书记王某被捕叛变,供出廖等搞到军事情报出境,但不知三人在三台的具体活动及线索。29军军长田颂尧闻讯大怒,于12月某日,捕县初中谌伯龙等十余人,软禁袁慕侨及田副官,并另外关押袁奉樵及卿鑫,秘密审讯。军部代秘书长告诉袁慕侨,其兄涉嫌被扣,并助袁、田星夜逃走。

    袁奉樵被审时坚定不屈,随机应变:“军座责成我草拟作战计划,然后叫人缮写,谁敢担保在抄转过程中没有泄漏?而谌伯龙是县上头面人物,介绍周先生(指廖承志)来我家小住,这类事过去曾有。我对周先生人生面不熟,谁晓得他是共党头头?至于我弟弟跑了,更是与我无关。你们把他押在副官处的,该去问那边才是。”卿鑫亦沉着应对:“特别通行证盖齐全部印信,放在那儿随时备用。军部人来人往,被人偷走,也有可能。为什么硬说是我弄出去了?”由于29军中共特别军事小组直接与省军委罗世文单线联系,三台县委除文俊一人外,根本不知其事,故当时从未暴露。

    袁、卿在军部人缘好,田颂尧又碍于高级幕僚涉嫌,张扬出去,于己不利,加之查无实据,只得将二人暂扣关押。次年,田颂尧围堵红军节节失利,更顾不上这无头公案。1935年春,红四方面军突破嘉陵江田部防线,田颂尧上下交困,只得将袁、卿释放。(王树生)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