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廖氏通主页

廖氏家园

 
 
 

日志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2015-11-05 14:20:13|  分类: 考察访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廖名龙

早就和贵州省六盘水的廖氏宗亲有联系,最近一位廖承海的宗亲闯入我的视线,聊天中得知在云南省的宣威县能够找到族谱,他说好几年以前他曾经在宣威看到他们支系的族谱。201510月底,我们大学同学会在长沙召开,同时还要参加湖南老家发祥公大水田廖氏族谱的发谱大会,湖南武冈的廖氏宗亲联谊会也邀请我出席他们的族谱编纂筹备会,返回的时候希望借此机会能够去贵州六盘水考察,同时与当地宗亲开展联谊活动,然后希望去云南的宣威,看看这里的廖氏家人和廖氏族谱。

六盘水廖氏宗亲在深夜在车站迎接

同学会安排有旅游活动,27日一大早长沙出发,经湘潭邵阳隆回洞口芷江,来到芷江机场日本投降纪念馆,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晚上入住怀化市万象大酒店,28日参观芷江风雨桥。我没有和同学们继续旅游,上午11点多乘K1261次车前往六盘水,晚上11点抵达。廖鸿明、廖福荣、廖继远、廖树平、廖树龙、廖承海、廖永多、廖勇等宗亲在火车站出站口迎接。同时安排当地特色烤鱼夜宵。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座谈中得知,除了六盘水的宗亲,还有从水城县盐井、都格、发耳、保华等地赶过来的宗亲,有的是下午4点多就赶到车站来的,让我非常的感动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手抄本族谱显示六盘水有宝庆府廖氏后裔

廖树龙能够说出来邵阳、鸡田等地名;廖树平带来了一本族谱,是复印件,族谱是廖明亮等在各房族长的提议下,1983年重访宣威,追溯其源,1984年抄录而成。内容包括谱序、辈分、祖公来历、世系资料等。这些资料显示六盘水廖氏宗亲他们的祖先来自湖广宝庆府居住龙回六都向阳县小地名野鸡田(“湖广宝庆府居住龙回六都向阳县小地名野鸡田”应该是现在的“湖广宝庆府邵阳市隆回县六都寨向通院子野鸡田”),服兵役而来,落业于云贵省??县。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正确对待历史原因造成的错误

看到上面这个族谱资料很高兴,终于让我找到了和我一个支系的“鸡田”宗亲,因为当时身边没有带族谱,我请我们鸡田的廖喜开宗亲帮忙在老家核对族谱资料,在老家的族谱上面能够查到景安运首添万、世鳌的资料。我们的族谱是“运首”,贵州六盘水是“应首”,一看辈分也有很多的错别字。对于这些历史原因造成的“错误”,我们应该正确对待,是非对错不要直接评说,尽量查对原始资料,以史为鉴、以族谱资料为准,这样去纠正错误才能“心服口服”。我仔细阅读六盘水的族谱时,发现“运首”和“应首”,是抄录错误,前面的“应首”被后面“运首”自己纠正了。我请廖继远看下面族谱资料:始祖廖公景安,景安之子廖公运首,他“心服口服”了。在我们发祥公世系辈分里面容易出错误或者出现音同字不同的字还有“世代振鸿名世代正洪明”。你看这个辈分资料里面的错别字就不少,我答应为当地廖氏提供我收集的比较早期的“原始资料”。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鸡田辈分:德子玉必仁,思文宗福显;景运添芳秀,世代振鸿名;

继述承昌国,敦崇展达才;盛朝隆建立,富贵应常来。

六盘水廖氏相聚在廖鸿明家

廖鸿明原籍四川彭州市小鱼洞,1980年顶替父亲来到贵州省六盘水水城钢铁厂工作,热心宗亲事业,2013回到湖南宝庆府隆回县、洞口县寻根问祖,找到了自己的根,理清了自己的世系,他也是发祥公湛田德行公世系,是介广、仁珍、文凰公后裔。29日上午,六盘水部分宗亲代表廖大军、廖继远、廖继光、廖述华等宗亲,带着族谱相继来到廖鸿明家里,共同探讨族史世系。初步看来今天的聚会代表着四个支系的廖氏分支:廖大军先祖廖宗贵、曾祖思聪、思明(另文报道);廖述华的辈分里面也有“继述承昌国”,他是“述”字辈,他们此前的族谱资料已经和宝庆元镇公对接(我觉得她们的对接比较的勉强,另文报道);廖继远、廖继光他们是发祥公世系。廖勇的世系还没有探讨。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廖承海姑姑仙逝 我代表发祥公宗亲会去送行

得知廖承海姑姑仙逝,我们调整考察行程,廖鸿明、廖名龙、廖继远、廖继光4位宗亲专程驱车前往水城县都格乡核桃村去慰问,送上花圈、寄托哀思,廖名龙代表世界廖氏宗亲总会、代表发祥公宗亲会,点上一柱香、烧上一扎纸钱,为老人家送行,并且告诉逝者,我是从湖南宝庆府来的。六盘水廖氏宗亲联谊会(筹)也送上花圈、敬香致哀。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虽然高速路已经修到这里,但是在这里高山峻岭的乡村,交通还是非常的困难,车停在路边、廖鸿明、廖继远扛花圈;廖继光是司机,他提鞭炮;我背着相机,提着族谱资料,还要走两三里的山路下山。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廖承海他的父辈五兄弟、四姊妹,个个都有成就,看来他们家在这一带有一定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人缘好,前来悼念逝者的亲朋好友络绎不绝。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最艰难的寻亲、最热心的陪同

这里的宗亲告诉我,有族谱资料,就在对面不远的的云南宣威,都下午了,我期盼能够先睹为快,一直动员当地宗亲能够陪同去一起去寻亲考察、查看族谱资料。72岁的廖福文吩咐71岁的兄弟廖福友和晚辈廖承凯;加上廖鸿明、廖继远、廖继光和我,七个人开两台车,我和廖福文、廖继远坐廖凯的第一台车带路,开始了最艰难的寻亲17:20出发,先山上、下山、加油;18:25达一条河的河边。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桥这边是贵州,那边是云南

我们从桥上面过河,家算到了云南,一过河就开始爬山、下山;爬山又下山,来到一在建高架桥下问路,然后继续爬山,路况实在是没办法形容了。车子实在爬不动了,我们第一次下车,减轻车子负担,捡开路中间的石头,让车子先过去,人走路;

2010终于达到云南宣威普立鹤谷村,终于看到了灯光、看到了希望。一打听还有10多公里的烂路。

20:37看到路边一“封山育林”告示牌,走一走停一停,前后十次下车走路,有时候只有5码的速度,不时以“S”形迈过路坎,车子底盘挂得吱嘎吱嘎响;

22:25到达普立老厂村村委会;22:30到达目的地廖福伦家,在过桥后到云南宣威老厂也就五六十公里,开车都走了5个多小时,虽然不能用千辛万苦来形容,但是还是有一些艰难困苦。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19:47廖承凯下车搬石头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20:10到宣威普立鹤谷村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20:37到达“封山育林”处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22:25到达普立老厂村委会岔路口

今天陪同考察的有两位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家,尤其是廖福文宗亲,一路上一直乐呵呵的,不停地与廖福良电话联系;“司机”廖继光是一位干部,身患糖尿病“病退,他今天已经开车七八个小时了,他说他从来没有一次开车开那么久,也从来没有开过这样的烂路,我一直心疼他的爱车,继光反而几次说道:能够陪同你考察感到非常高兴。所以这次的考察文章题目用了一个:最艰难的寻亲最热心的陪同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83岁廖继寛红光满面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廖家媳妇好样的!

廖福伦和他媳妇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看得出来,大家都饿了,吃得很香。饭后我请福伦帮忙,看能不能把族谱拿过来我晚上加班拍照,福伦宗亲二话未说就给我去找族谱去了,族谱是一位廖继寛的老人家家里,不一会他回来了,面带难色,遗憾,族谱没有拿到,说明天联系廖继寛儿子、女儿,没办法只有明天再说。

不可能的事情在两位廖家媳妇的斡旋下,变成了可能

廖继寛老人家喜欢喝一点酒,喝了一杯还不够,我们几个一直在聊天,聊家族故事,聊族谱,老人家催促我们给他儿子(他儿子叫廖福龙)、女儿打电话,福伦的媳妇打通了廖福龙媳妇的电话,这已经是三更半夜12点多了。我们几个大爷们都屏住呼吸,静静地听着两位廖家媳妇在“悄悄”交流。廖福伦的媳妇一直说她没有文化,但是我看她为人诚恳、热情,她的沟通能力是一流的,我打心眼佩服这位廖家媳妇。

真的厉害!29日晚上的0:35,福伦的媳妇:她一个人出去了,居然奇迹般把族谱从老人家的家里拿过来了。

我连夜进行拍照,廖鸿明、廖继远换着班给我帮忙,拍到早上3点,八十多岁的廖继寛、廖继选两位老人家一直在陪同我。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廖福伦夫妇和他妈妈

一段插曲一份深情

我拍完族谱都3点多了,准备送老人家回去,老人家说他自己回去,族谱他自己带回去,老人家一把把族谱从廖家媳妇手里“”过去。福伦的媳妇不同意了,她说不行,我必须按照原来和嫂子约定的把族谱放在原来的“秘密”地方。老人家也不同意,说我必须把族谱带回去自己保存,双方一直僵持不下。老人家觉得这一部族谱几十年都保存下来了,现在还必须我自己保存。这位廖家媳妇说,族谱是我私下和嫂子沟通拿过来的,我必须讲信用悄悄放回原处。看得出来大家都是一片好心。还是我们这位廖家媳妇会说话,她说:“老人家不是说您保存不好,是说您年岁大了,儿女帮您保存。”我们大家也都帮着廖家媳妇说话,老人家虽然还是有一些不情愿,但还是同意这位媳妇的要求。我和鸿明、福伦,还有福伦媳妇一起把老人家送回家,有一里来路,到了廖继寛家,我们这位廖家媳妇把房门倒插,一个人把族谱放回了原来的“秘密”地方,然后才开门人我们进屋

这一本族谱能够保存下来实属不易,所以一般人不容易看得到,廖承海、廖福文、廖福友、廖福良等宗亲他们为了让我能够亲眼目睹这一本老族谱,发挥了重要作用。也正是因为有这一本族谱,我才确定了这里的廖氏宗亲是发祥公德文鸡田世系,你看这样的好事情又让我碰到了。

一段插曲一份情,这几天我回到成都,六盘水的很多宗亲都主动给我打电话,看来他们也为找到了自己的感到高兴。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廖继寛和他的侄儿廖福伦

         老族谱有两百多年的历史
族谱是怎么带到了云南宣威的,目前还不得而知,族谱260x385x30,为木刻本宣纸印刷,是我看到的第二个基本完整的木刻版本发祥公后裔族谱。但是破损严重,前面、后面多少个页码破损我不知道,有待考证。
说是老族谱,确实有一些老了,初步分析是发祥公鸡田三修谱,嘉庆年间的版本,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是德文公支系仁清公、思缘个世系,能够看清楚的有景一、景二、景春、景昇、景旦、景安景定、景宗、景尚、景泰、景止、景儒、景仕、景潮、景俨、景侕、景贤、景荣、景福、景遮等世系资料。从景一公以下到景遮公位下世系资料基本完整。
云南宣威老厂廖氏世系源流
现在贵州六盘水方向的廖氏有很多都是从云南宣威分支出来的,廖承凯、廖继远、廖继光、廖树平、廖树龙、廖福文、廖福友等都是这个支系分支出来的。在族谱上面,这里的廖氏只能够查到景安公以下资料,景安公以上就只有:景安,显凰公长子,是思缘公位下。我在这里予以连接。
发祥公生德行(居湛田)、德文(居鸡田)、德贞(居大水田)、德据(居大秧田),派衍“四田”四大房。其世系源流:发祥-德文―子敬玉荣―必钟―仁清―思缘―文淮―宗万―福帧(王旁)―显凰景安运首添万―芳焕―秀宗―世鳌。

1世:德文―子敬、子善、子林

2世:子敬--玉荣

3世:玉荣―必钟、必鼓、必铭

4世:必钟―仁达、仁清、仁敏、仁远、仁聪、仁昌、仁惠

5世:仁清―思缘、思全、思宣、思纲

6世:思缘―文汉、文潮、文淮、文宪、文楼

7世:文淮―宗俯、宗万

8世:宗万―福显、福帧(王旁)、福珪

9世:福帧(王旁)―显豹、显贡、显凰

10世:显凰景安、景定、景宗

11世:景安运首、运秀

12世:运首添吉、添万、添福、添寿

13世:添万―芳勳、芳金、芳焕

14世:芳焕―秀宗

15世:秀宗―世鳌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云南宣威老厂廖氏尊称世鳌公为一世祖

在送廖继寛老人家回家的时候,我在他家里拍下了他们的神龛供奉的祖宗,一世祖廖世鳌(鳌写成了“熬”字)妣杨氏;二世祖廖代翠妣谢氏、罗氏;三世祖廖正有(族谱辈分应该是“振”字)妣陶氏;四世祖廖鸿科妣彭氏;显祖廖明东妣宁氏。据当地宗亲介绍,世鳌公下来的廖氏现在就有上千人,分布在云南宣威的普立、曲靖,贵州六盘水的都格、盐井等地,像廖福文他们5兄弟就是一个大家族,也是这个支系的。

我通过实地查看原始族谱资料,对照湖南廖氏族谱资料,完全可以肯定云南宣威这一支世鳌公廖氏,就是湖南宝庆府隆回县鸡田发祥公世系,德文公后裔。我邀请他们回湖南拜谒老祖宗,看一看自己的家乡是什么样的。这里的宗亲也为自己找到了根感到高兴,渴望有机会回湖南寻根问祖。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世鳌祖墓碑墓誌提到的祖籍有误

30日早上起来,大雾弥漫,明显降温了,我们抓紧时间看看这里的祖坟,我们先步行来到院子后面的一处廖氏坟山,然后由廖福伦宗亲带路,开车又去考察了两处廖氏祖坟,这3处廖氏祖坟都竖立有墓碑,初步看了一下有二十多块,这些墓碑比较壮观、坚实。廖福文宗亲告诉我,墓碑是2007年重新立的,他们也出了钱,当时大雪纷飞,他们贵州六盘水的廖氏宗亲专门派人过来参加宣威的廖氏立碑仪式。在路边还看到其他姓氏的墓碑,也都是蔚为壮观。能够立这么多的墓碑,足以说明当地老乡不忘祖先恩德,重视尊宗敬祖。

一世祖世鳌的墓地是在离村庄更远的地方,只有一座坟。但是现在旁边有一些新的不是廖氏的坟墓出现,这些墓碑建的比廖氏祖坟还要高大,廖福伦说这些新坟墓前两年都没有。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世鳌祖乃秀宗太祖之子生于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祖籍四川资州蓝家坎青年不守本业携妻杨氏游历到云南后落脚宣威普立老厂村农耕闲时兼营造纸。

宗万―福显、福帧(王旁)、福珪;帧(王旁)―显豹、显贡、显凰;显贡祖位下芳德、芳归明确记载“自清康熙年徙四川资阳蓝家坝住宅,秀荣雍正年间生,徙四川资阳蓝家坝。显凰祖位下景安公到”世“字辈,族谱没有记载”徙四川资阳蓝家坝“,只记载了世鳌公的父亲秀宗公,清乾隆八年癸亥十月生從征四川金川阵亡葬未详。所以说世鳌公祖籍是”四川资州蓝家坎“有误。根据族谱资料,世鳌公祖籍应该是湖南宝庆府隆回县六都野鸡田。因为四川资州蓝家坝廖氏的祖籍也是宝庆府,是发祥公鸡田德文公后裔。

两本老族谱内容一模一样

世鳌公确实与四川资州蓝家坝(坎)有一定关系,2009年我曾经考察四川资中蓝家坝,发现了一本200年前从湖南宝庆府鸡田送过来的族谱,写了一篇“二百年的追寻”的文章(http://lmlkjyy.blog.163.com/blog/static/12188622009735840941/)。这次考察云南宣威看到世鳌公墓誌上面提到“祖籍四川资州蓝家坎”。回到成都我查看、对照蓝家坝族谱,发现两本族谱内容一模一样(仔细看还是有一点不一样)。

四川蓝家坝与云南普立两地廖氏都是文淮世系德文―子敬玉荣―必钟―仁清―思缘―文淮宗俯、宗万。文淮公妣戴氏生子二:宗俯、宗万。

宗俯字多俯,妣杨氏,生子四,发派四川资州蓝家坝支系。

宗万字多万,妣周氏,生子三,发派云南宣威普立支系,妣范氏生子二。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回来的路还是艰难
从贵州到云南的路艰难,有人说我们走错了路,从云南返回贵州我们走另外一条路。
查看了当地廖氏祖坟下来到普立村岔路口已经是9点多了,我们的车子在前面,朝右边拐下山(廖福文的车还要把廖福伦送回去),经过簸火村、攀枝嘎村、官寨村、左嘎地村、格学寨村岔路口,到岩脚寨村等地,一直下到河边,这一段路还可以。上午10:50到达一座桥头,过桥就是贵州,属水城了,然后开始山上,这一段路也是非常的烂,11:40我们终于到达水城的坪寨彝族乡。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车子爬不上去,我们还是只有下来走路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下车查看路况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山高路险
路虽然烂,但风景如画,美不胜收,这里山好、水好、空气好、人也好,丰富的旅游资源有待开发(在野鸡坪已经开发了一些旅游项目)本来继光要安排我们旅游一下的,但是今天雾蒙蒙的,美景看不清,只有等下次高速路修通以后我们再过来好好旅游了。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最苦的还是廖继光
山上的条件还是艰苦,早上起来没有地方卖早餐的,主人家虽然留我们吃饭,我们还是婉言谢谢了。然后上山查看祖坟,紧接着返回,到贵州水城的坪寨普联村都快12点了,才停下车来吃饭,早饭、午饭一起吃。最苦的还是廖继光,他负责开车(车技很好),身体不好患有糖尿病,饱不得饿不得,我们可以“克服”一下、“坚持”一下,真的为难他了,我清楚记得,早上在世鳌公墓地,前面有一片开了花的萝卜地,他几次在寻找,希望找到一根萝卜充饥,终于找到了一根小萝卜,看他吃得很香,这和红军过草地吃野菜、吃树皮差不多了,这种精神真的让我感动。中午我们在坪寨每个人吃了一碗面条,我们三个人每人3两,继光只能吃二两。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廖名龙、廖继光合影留念
 马不停蹄虽辛苦,苦中有乐细品味
在坪寨街上吃完早饭和午饭(面条),下山的路就好走了,简直和开高速路一样了,继光中午还要去走亲戚,我们下午两点钟安全返回六盘水。下车以后放下行李,14:37,马不停蹄就和廖鸿明长辈”打的“去廖述华他们家乡考察祖坟,就在六盘水市内,鸿明说这次还是要翻山越岭,但是是穿越隧道,然后走路山上,查看了廖光华(墓碑新立的)、廖光安(墓碑风化,墓碑没有儿子的名字,只有孙时思的名字,重孙的名字已经风化看不清楚了,墓碑是乙卯年立,哪个朝代的乙卯年有待考证)墓碑。从观音山走下来,赶公交车,16点返回廖鸿明家。廖大军宗亲早就在这里等我,他把他们的手抄本族谱资料带过来给我看,我拍照下来回来慢慢研究。晚上有18点回成都的车,我告别六盘水的廖氏宗亲,廖大军送我到火车站,我排队买票,离开车时间只有20分钟, 来不及出去吃饭了,30号这一天也就中午吃了一碗面条,到现在也不知道饿。在车站候车室买了一个大面包,在火车上慢慢品味,一路上真的是马不停蹄,虽然辛苦,但是感到非常的充实和自豪,因为我又找到了一支亲人。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感谢有你
感谢半夜到火车站接我的各位宗亲,感谢你们的热心接待,感谢鸿明叔及叔母娘亲自给我煮汤圆;
感谢陪同我考察的各位宗亲,感谢六位宗亲(尤其是七十多岁的福文、福友)不畏风险、不辞辛劳,三更半夜陪同我,翻山越岭来到云南宣威查看族谱;
感谢宣威世鳌公后裔的热心接待,感谢廖继寛老人家能够把200多年的传家宝保存到了今天,感谢两位八十多岁老人晚上一直陪同我查看、拍照族谱资料,感谢主人家的热情,尤其感谢两位廖家媳妇(其中一位没有见到面)让我能够顺利看到老族谱;
感谢默默无闻、乐于奉献、提供信息、协助联系、提供族谱资料的各位宗亲;感谢一位未曾见面但是他为当地宗亲的资料整理、祖坟立碑、联络联谊作出贡献的廖福良宗亲;
感谢两位”司机“的奉献和付出,你们的车”又费马达又费电“,还要费轮胎,你们为我们寻亲查看族谱提供了方便,同时又确保了安全。
祝福各位廖氏家人家庭幸福、事业辉煌!
奇观趣事
上面说了那么多都是关于廖氏的故事,大家看完我的”纪录片拙作“之后,让你放松一下,下面一起分享我觉得是”奇观趣事“的小故事:
1、都快十一月份了,地里还有“西瓜:到了云南宣威普立才知道,原来这里是高寒山区,虽然没有觉得到有明显高原反应,但是感觉这里的空气冷飕飕的,上午九点,考察世鳌公墓地的时候,我发现地里面躺着有“西瓜”,信不信由你,反正我看是西瓜。还记得望梅止渴吗,其实啊,肚子饿的时候,真要是西瓜就好了。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2、六盘水的奇瓜:30日下午3电我和廖鸿明、廖述华,还有一位宗亲的陪同下,来到六盘水水城电厂基地后面的荒山坟地,查看当地一支廖氏始祖廖光安墓碑,在一片菜地了,我以为是谁丢了一爪香蕉,走过去一看,感觉稀奇,我可能是孤陋寡闻,以前从来还没有看到过长得这样“艰苦”的奇瓜,你看它脸上都是深深的”皱纹“,因为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瓜,所以我叫它为”奇瓜“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返回的时候鸿明大叔还给我”偸“了一个,鸿明说是跟人家老乡”要“了一个,路上我们提着这个奇瓜问了好几个路人,他们、她们都不知道是什么瓜。我把这个奇瓜带回了成都,放在空调上面还是一个装饰品。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有谁知道这是什么瓜的,请你在文章后面的“评论”处留言哦。
3、这样的农具我也没有看到过
30日半夜送廖继寛回家,因为天黑没有看到老厂村是什么模样,早上起来,我要去看看庐山真面貌,在路上看到这样的农具,大概是用来犁地的犁钯,和我们老家湖南犁田的犁钯有一些不一样。到了贵州的坪寨看到两个小朋友赶着一群黑山羊过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大人,他牵着马、跟着牛,背着这样的犁钯过来了。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4、生姜2元钱一斤:下山的路上,路过一个小镇,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今天赶集,鸿明在车上顺便问了一下路边赶集的老乡,姜多少钱一斤,老乡回答,两块钱一斤。在成都要五六块钱一斤。其实我觉得除了这生姜便宜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因为以前我去云南,有昆明的朋友给我介绍,说云南说的”一斤“和外地的不一样,其他地方的”一斤“就是一斤,一斤是500g;云南说的”一斤“是”一公斤“,是1000g。我不知道宣威这里是不是也把”一斤“作为”一公斤“来卖。因为是路过,没有来得及打听这里的风土世俗人情。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两天的查看花了5天的时间才写完这一个地方的考察文章,还有廖大军、廖述华支系的文章没有来得及写出来,廖勇的族谱资料这次没有来得及去分享,留下一个遗憾。再见!

请你猜一猜:发表了上面文章,我准备用手机“扫一扫”,发给大家分享,但是手机找不着了,我一个上午没有出门怎么手机就找不着了呢?用座机打手机没有听到手机“叫唤”,找啊找,足足找了两个小时没有找到,这就怪了!你猜一猜手机找到没有?在哪里找到的?
原来手机是夹在族谱里面,不小心我把族谱和手机都装进箱子里面了。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最艰难的寻亲 最热心的陪伴 - 廖氏通 - 廖氏通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297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